不講空原理脫貧有實績(愛國情奮斗者)
2020-05-17 

(責編:馬昌、岳弘彬)

  “石隊長,不讓養了,年底你給我們買肉吃嗎?”村民的話,绝不包涵。

  駐村伊始,他挨家挨戶走訪,隻為聽聽老鄉的心裡話,相识他們最急切的心願。

  身穿苗族服飾,戴著細框眼鏡,說話輕言細語,乍看上去書卷氣十足。可透過十八洞村近兩年的喜人變化,不難發現,他有股闖勁。

  飛虫寨的隆英足,是遠近聞名的養殖大戶。石登高每次上門做事情,隆英足都是拒絕。

  雨停后,他也不閑著,查察哪裡積水、哪裡山坡有土壤滑落,並一一記錄在冊。“有問題,要及時解決,不能讓大雨影響旅客安详。”回到村部后,他對施進蘭說。

  搞旅游的“第一把火”,聚焦村容村貌改进,最難啃的“硬骨頭”在禁養。村民大多搞養殖增收,可禽畜糞便污染是發展旅游的“攔路虎”。禁養的事提出來,村裡一下炸開了鍋。

  磨破嘴皮子,石登高最終打動了隆英足。在石登高的幫助下,她投資建起了農家樂,“村裡環境好了,旅客越來越多,我也想嘗嘗‘旅游飯’的滋味!”

 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0年05月15日 06 版)

  用腳步测量十八洞村,石登高摸清了“家底”。一方面,這裡山巒疊翠,又留存著苗族原生態文化,旅游資源優勢得天獨厚﹔另一方面,村裡旅游產業未成規模,增收潛力有待挖掘。

  2017年3月,石登高來到十八洞村駐村。此前十八洞村已經脫貧摘帽,落在他肩上的重擔,在於帶領鄉親們探尋“鞏固脫貧”的好举措。

  在石登高的尽力下,村集體開辦了“思源餐廳”,注冊“十八洞村”商標35類72件,创立了農旅農民相助社……十八洞村的致富路,越走越寬:年人均純收入由2016年的8313元增加到2018年的12128元,集體經濟收入從7.5萬元增加到70萬元。村民們說起石登高,都豎大拇指,“多虧了我們的‘瑪汝(苗語,意為‘好’)隊長!”

  石登高現為花垣縣当局辦公室主任,2017年3月至2019年10月,曾任花垣縣委駐十八洞村精准扶貧事情隊隊長。

  提起村民們的贊譽,石登高有些欠盛情思,“我不愛講什麼空原理,隻想和鄉親們一起尽力,真正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。”


  

  去年夏天,一場暴雨不期而至。石登高安放好村民后,急仓皇走入雨中,“本日旅客多,我得先過去引導各人躲雨歇腳。”

  “我是個農民,有力氣干活,但現在50多歲了,外出務工機會少了,能在家門口谋事做不?”也有村民講困難。

  “村裡有了名氣、添了人氣,怎麼讓人氣裝進荷包,事情隊得幫大伙兒想條路子!”有村民直言。

  旅游文章做起來,村裡在服務欢迎方面的短板愈發凸顯:停車難、堵車多,秩序亂。石登高當機立斷,引來社會資本與村裡相助,创立了十八洞村旅游股份有限公司。近60名村民當起了保潔、保安、講解員,實現家門口就業。

 

  “我們事情隊會領著鄉親們一同奮斗,把咱村的旅游文章做好做足。”在一次村民代表大會上,石登高向大伙亮出破解增收難題的举措。

  石登高(見上圖,周樹深攝,影像中國),星辰平台娱乐,在雨中奔忙的樣子,讓湖南省花垣縣十八洞村村民施進蘭記憶猶新。

  “搞養殖,村落裡環境欠好,留不住客人,搞旅游就會淪為空談。往后旅游發展起來,面前這些損失必然會通過其他方法彌補。”石登高苦口婆心地講原理,一戶戶做事情。

智者创造机会,强者把握机会,弱者坐等机会